唐文奇挪用公款無罪案
經典案例
  •   經典案例
  • 唐文奇挪用公款無罪案

    周連勇、楊秀云


    案情簡介

      被告人唐某,原系泰州醫藥高新區黨工委副書記、泰州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泰州濱江工業園區管委會主任,因本案于2015年6月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6日被逮捕。2015年8月23日,某市人民檢察院指控犯罪嫌疑人唐某涉嫌受賄罪、挪用公款罪起訴至某市人民法院。起訴意見書中指控:“2000年至2014年,犯罪嫌疑人唐某利用擔任某市G區區委常委、宣傳部部長、某市醫藥高新區黨工委副書記、某市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某市濱江工業園區管委會主任等職務的便利,為梅某、王某、李某、潘某、孔某、袁某等人在工作調動、企業發展、政策扶持等方面提供幫助,以收受錢財、低價購車、家屬參加免費旅游等方式收受賄賂,共折合人民幣51.1988萬元,此外,唐某還利用擔任某市醫藥高新區黨工委副書記、某市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某市濱江工業園區管委會主任等職務的便利,2013年挪用某市濱江工業園區、某市經濟開發區公款,合計人民幣3000萬元”。一審法院認定唐某的行為構成受賄罪、挪用公款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二年九個月和有期徒刑七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八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三萬元。唐某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
    【案件辦理過程】
      江蘇博事達律師事務所于2015年6月接受犯罪嫌疑人唐某妻子李某的委托,指派周連勇、楊秀云律師擔任本案的辯護人。辯護人通過會見犯罪嫌疑人、查閱案卷材料,針對本案控辯雙方爭議焦點,圍繞起訴意見書中指控唐某挪用公款罪是否成立,與部分刑事法律專家進行了細致的分析和深入的討論,并對相關問題形成一致意見。
    在二審庭審中,周連勇、楊秀云律師主要針對唐某涉嫌挪用公款罪提出無罪辯護意見:
    1.控方指控被告人唐某利用職務便利,先后兩次個人決定以單位名義將公款借給其他單位使用,謀取個人利益,供他人進行經營活動。對于控方的指控,辯方認為有四個方面的觀點與控方相駁:一是,是否是個人決定?二是,公款出借的對象是誰?三是,有無謀取個人利益?四是,其他單位是否進行經營活動?
     ?。?)控方認為唐某系個人決定,將公款轉給H公司、T公司沒有經過單位集體研究,屬于個人決定以單位名義出借。
    辯方認為本案出示的書證——審批表,已經證實該公款出借給H公司、T公司履行了相關的審批程序,而且各審批人也非常清楚款項是出借給H公司、T公司。故,辯護人認為控方的這一觀點不能成立。
     ?。?)控方認為唐某假借H公司、T公司的名義,將公款提供給梅某實際控制的單位J公司和某電機有限公司使用。
    辯方認為本案中公款出借的對象是H公司和T公司,而非梅某實際控制的J公司和某電機有限公司。
    首先,我們先看第二筆——T公司1500萬這一起。
          梅某在馬某的L公司1500萬欠款到期要歸還時,找到唐某,讓其幫她借錢,唐某找到張強(T公司的負責人),讓張強借錢給梅某,張強表示資金緊張,但浦發銀行的3500萬貸款即將下來,到時可以將1500萬借給梅某,張強表達的這個意思,在3500萬貸款下來時,T公司可以借款給梅某,但只是目前資金緊張。在這樣的情況下,唐某作出決定由K公司借款2000萬給T公司,并于9月12日轉款2000萬給T公司,T公司于當日將1500萬出借給新L公司,而后T公司在9月23日將1500萬還給K公司。
      上述行為,有唐某的供述與張強證言以及書證相互印證。對于上述借款的經過,如何來看待呢?我們來分析一下唐某的主觀心態:唐某的本意是讓T公司借錢給梅某,在T公司資金緊張,銀行貸款即將下來時,唐某作出決定K公司借款2000萬給T公司,其真正的目的就是讓T公司借錢給梅某,只是T公司資金需要周轉時,才借款給T公司周轉。本案中的客觀行為——T公司在銀行貸款下來時,也即在9月23日將1500萬還給了K公司,這一客觀行為本身也足以證實了唐某當時的主觀想法——借錢給T公司周轉(這個想法也是唯一的),而不是直接借款給梅某使用。依據主客觀相一致的原則,唐某的行為也是不符合出借1500萬給梅某使用的主觀要件和客觀行為特征。
      本案中第二筆行為,也只能證實是K公司借款給T公司使用,而借錢也T公司使用是合法有效的,也是履行了相關審批手續(經過該區區管委會副主任潘某和該區財政金融服務中心主任王某的審批),控方沒有將500萬指控為挪用的數額,應該說也是認可K公司借款給T公司的合法性。
      其次,本案中的第一筆——H公司1500萬這一起。
      梅某在其公司欲歸還銀行貸款時,找到唐某讓其幫她借款,唐某找到H公司的方某,但方某表示年底需要發工人工資,資金緊張,于是唐某讓方某向X公司借款發放工人工資,讓H公司原來用于發放工人工資的款項借給梅某。這是唐某的主觀想法——讓H公司借款給梅某,在H公司存在借款障礙時,唐某積極幫助H公司排除障礙。
      本案的客觀行為也印證了唐某的主觀心態,具體為幾個行為:(1)H公司以借款發放工人工資的方式向X公司借款,X公司在不長的時間內,X公司以扣劃工程款的方式實現了債權;(2)J公司向H公司歸還本金260萬,支付利息40萬元,說明雙方的約定已履行一部分;(3)H公司已向泰州中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J公司歸還欠款。這些行為本身已經足以說明H公司向J公司出借款項的行為是客觀真實的,H公司是認可借款關系的,如果H公司認為自己只是經手1500萬,那么完全可以坐視不管,任由X公司向梅某主張借款,最為重要的是H公司收取了J公司支付的利息,這更加證實了H公司與J公司借款是客觀真實的,也是唐某當時主觀心態的真實反映。
      客觀行為反映主觀心態,本案中的相關行為直接反映了唐某積極幫助梅某向H公司借款的主觀故意。本案中H公司向X公司借款,也同樣是履行了相關審批手續(得到了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張銀寶、開發區建設局局長韓正波審批確認)。
      因此本案中的兩起借款行為的出借對方分別為T公司和H公司,而非梅某的公司。
     ?。?)唐某在兩起借款行為中,沒有謀取個人利益。
    控辯雙方對于唐某在借款行為中,H公司、T公司不存在給予唐某個人利益,這是沒有爭議的。
      控方認為唐某謀取了財產利益以及非財產利益。辯方認為控方的觀點不能成立??胤餃銜頗車P拿紡匙式鵒炊狹?,會影響到唐某為其提供的擔保,辯護人認為這是不確定的利益,在梅某2013年向H公司、T公司借款時,這還是不確定的因素,對于不確定的風險,顯然是不符合《全國法院審理經濟犯罪審判工作座談會紀要》規定“謀取個人利益”中必須是既得利益的規定,而不是假想、虛擬利益。
      控方認為唐某之所以會幫梅某出面借款,是為了自己仕途不受影響。但辯護人認為這種非財產利益,不僅是不確定的,而且也不是實實在在的,看得見摸得著的利益,與升學、就業有著顯著不同。
    故,控方出示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唐某在該行為中謀取了個人利益。
     ?。?)控方證據不足以證梅某將所借款項用于經營活動。
      梅某以J公司名義向H公司借款1500萬,其中300萬轉往四川勝揚商品混凝土公司,400萬轉往成都揚潤機械設備有限公司,800萬轉給江國綱,雖然查清了借款去向,但這款項究竟是做什么的?證據無法證實,真是如梅某證言所陳述的“歸還銀行借款”嗎?辯護人認為本案的證據不足以證明這一點。
      梅某以某電機有限公司名義向T公司借款1500萬,用來歸還馬某經營的L公司欠款,梅某向L公司借款是用來歸還農民互助資金會欒伯平的1200萬,但借欒伯平的款項又是用來干什么的呢?與欒伯平借款的手續是杭勇華簽的借款合同,但款項是做什么的呢?是否用于經營活動?還是用于歸還個人欠款?如果是用來歸還個人欠款,這就不是公司經營活動,也不是營利活動。
         因此,辯護人認為本案中的證據對于梅某所借的款項用于歸還借款這是事實,但借款真正的用途是什么,本案證據未能查清,不能因為梅某以公司名義借款,就認為是用于公司經營活動。
      綜上,控方指控唐某利用職務之便,個人決定以單位名義將公款借給其他單位使用,謀取個人利益,供他人進行經營活動,不能成立。
      2.被告人唐某的行為不具有社會危害性,也不具有將公款脫離監管范圍、置于風險之中,不符合挪用公款罪的犯罪構成要件。
    首先,從客觀行為來看,H公司與T公司經營狀況良好,無不良呆賬壞賬。唐某分別將公款出借給這兩家信用較好的公司使用,并不會造成公款難以償還的危險性,唐某出借公款給H公司和T公司使用的行為并沒有侵害法益,也缺乏侵害法益的危險性。實際上,根據當地經濟發展的實際情況,政府或者國有公司向信用好的私營企業進行投資或者資金拆借,是得到認可和鼓勵的行為。因此,唐某出借公款給兩家信用較好的公司的行為,并不具有嚴重的違法性或社會危害性。
      其次,從主觀上看,唐某也不愿意公款受到侵害,在受到梅某精神脅迫而不得不想辦法幫助梅某償還巨額債務的時候,唐某并不是將公款直接出借給梅某的公司用于還債,而是將公款出借給中間的兩家公司,再由中間的公司把資金借給梅某的公司。這至少說明了兩點。其一,唐某有盡量避免和防范公款受到侵害的主觀想法。因為從民事法律關系來看,公款是借貸給中間的兩家公司,而不是直接借貸給梅某的公司,從而將梅某無法還款的風險轉移給了中間的兩家公司。其二,唐某供述,其沒有也不想告訴梅某是因為自己出借公款的行為最終幫助了梅某獲得了資金。因為唐某擔心如果告訴梅某自己出借公款的事情,梅某以后還會找他去出借公款。這些都說明唐某具有?;す畹囊饉?,只是在梅某的脅迫下被逼無奈幫梅某借錢。
      本案中唐某出借公款的行為沒有給公款造成還不上的社會危害性,其出借公款給兩家公司的行為本身也不具有危險性。綜上,本案證據均證實唐某的行為不符合挪用公款主觀故意、客觀行為,唐某的行為不符合挪用公款罪的構成要件,控方指控不能成立。 
    【案件辦理結果】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在現有證據不足以認定唐某謀取個人利益的情形下,唐某個人擅自決定將公款供其他單位使用的行為不構成挪用公款罪。對上訴人唐某及其辯護人提出唐某不構成挪用公款罪的上訴理由和辯護意見予以采納,一審判決認定唐某犯挪用公款罪不當,依法應予以改判,判決撤銷一審法院判決。
    2.成功案例
    一、案例基本信息采集
    案例類型:李彩德敲詐勒索罪無罪                        
    案例報送時間:2017年 10月18日               
    供稿(實名,單位+姓名):江蘇博事達律師事務所 
    劉俊                                                        
    審稿(實名,逐級):(略)                                                                     
    檢索主題詞:敲詐勒索  無罪             
    二、案例正文采集
    敲詐勒索無罪案
    【案件基本情況】
      原審上訴人李某某,男,1943年12月10日生,漢族,江蘇省某縣人,初中文化,農民,因涉嫌敲詐勒索于2005年10月15日被監視居住,同年12月31日被逮捕。檢察院指控,李某家庭戶以李剛為代表,與部分群眾多次進京上訪,給合德鎮相關領導施加壓力,從而非法獲得10萬元,其行為已構成敲詐勒索罪。
      江蘇某縣法院于2006年4月24日作出(2006)某刑初字第58號刑事判決書,認定被告人李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敲詐勒索公共財物,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敲詐勒索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李某違法所得人民幣十萬元予以追繳。李某某不服,提出上訴。江蘇省某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06年6月8日作出(2006)某刑二終第0046號刑事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重審。2006年12月4日,某縣人民法院作出(2006)某刑初字第207號刑事判決。李某某仍不服,提出上訴。2007年6月20日,江蘇省某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07)某刑二終字第005號刑事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重審。2007年12月29日,某縣人民法院作出(2007)某刑初字第264號刑事判決。李某某不服,提出上訴。2008年4月11日,江蘇省某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08)某刑二終第0009號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李某某不服,以“不構成犯罪”為由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訴,經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復查后,決定由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進行再審。
        【案件辦理過程】
    (一)依法接受委托,明確辯護思路。
      根據《刑事訴訟法》和《律師法》的相關規定,江蘇博事達律師事務所接受上訴人李某某的委托,擔任其再審辯護人。初步了解案情,聽取原審上訴人的陳述及辯解后,憑借對刑事案件的洞察力以及良好的職業素養,律師認為李某某不構成敲詐勒索罪。理清思路后,律師迅速制定相應的工作方案:1.要確定案件的起因及性質,是屬于刑事案件范疇,還是民事案件范疇。2.李某某主觀上是否具有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的犯罪動機。3.政府部門能否作為敲詐勒索罪中的受害人。4.指控中的關鍵證據的取得,證人證言的收集、制作是否符合法律規定。5.關于敲詐勒索罪及信訪制度的相關規定。
    (二)翻閱案件卷宗,形成律師意見。
      在明確了辯護思路后,辯護人及時至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人查閱復制了本案的卷宗材料,面對厚厚的17本卷宗,辯護人一一翻閱、抽絲剝繭,從中對本案有了全面、深刻的了解。案件自2006年初,歷經數次判決,兩次發回重審,最終還是判決李某某敲詐勒索罪名成立,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違法所得十萬元予以追繳。至今,本案長達 8年有余的審判歷程,案件的相關事實及證據固定在厚厚的卷宗中,再審中如何突出律師的辯護意見及辯護意見是否被采納成為案件成敗的關鍵。辯護人從敲詐勒索罪的構成要件及刑事案件證據規范制作等角度切入,由繁入簡,簡明扼要提出如下辯護意見:
    1、李某某敲詐勒索罪名不成立。
     ?。?)、李某某的行為不符合敲詐勒索罪的客觀構成要件。敲詐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對被害人使用威脅或者要挾的方法,強行索要公私財物的行為。敲詐勒索罪侵犯的客體不僅侵犯公私財物的所有權,還危及他人的人身權利或者其他權益,客觀方面表現為行為人采用威脅、要挾、恫嚇等手段,迫使被害人交出財物的行為。本案中,李某某與當地政府因征地補償存在分歧而引發的糾紛應屬民事法律范疇,其信訪行為也是因對征地補償有異議,與政府達不成一致,依法通過法律賦予公民的維權方式來表達其合法合理訴求,其信訪行為并不構成刑法意義上的威脅、要挾或者恫嚇,而政府作為國家公權力機關,也不存在能被他人威脅或者要挾的客觀事實,更不可能導致政府產生恐懼心理,不存在刑法意義上的“被害人”,李某某行為不符合敲詐勒索的客觀構成要件。
     ?。?)、李某某的行為不符合敲詐勒索罪的主觀構成要件。敲詐勒索罪主觀表現為直接故意,必須具有非法強索他人財物的目的,而如果行為人索取財物的目的并不違法,則不構成敲詐勒索罪。本案中,李某某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江蘇省土地管理條例》的相關規定,以及當地政府的相關公告,依法與當地政府協商征地補償的方案及標準,在協商不成后,其通過信訪維權的行為不存在非法占有的目的,而是合法合理表達其訴求,且其對征地補償有異議也是有法律依據及合理性的,其既沒有非法強索他人財物的目的,又是表達其合法訴求,李某某的行為不符合敲詐勒索罪的主觀構成要件。
      2、李某某敲詐勒索罪關鍵證據形成及制作不符合法律規定。本案中,認定李某某敲詐勒索罪的關鍵證據和證人證言的收集、制作程序上存在重大缺陷,不能作為其定罪量刑的主要證據。
      綜上,辯護人認為,李某某主觀上沒有非法強索他人財物的犯罪目的,其信訪行為是合法合理訴求的表達方式,客觀上不存在刑法意義上威脅、要挾的客觀事實,政府也不應被認定為敲詐勒索罪中 “被害人”,認定李某某敲詐勒索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李某某行為不構成犯罪。
     ?。ㄈ┍景咐醬畏⒒刂厴?,最終一審判決被告人有罪到二審終審維持原判決,面對極其不利的判決結果,辯護律師在再審階段接受委托后,從復雜的案件細節中剝絲抽繭,最終從案件性質,法條適應,證據取得等最基礎的地方入手,積極向江蘇省人民檢察院、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提交律師意見。
      【案件辦理結果】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綜合審理查明的事實及證據,李某某的申訴理由、辯解,辯護人的辯護意見,檢察機關的意見,認為原審判決認定原審上訴人李某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敲詐勒索政府10萬元的證據不足,李某某的行為不構成敲詐勒索罪。原審上訴人李某某及其辯護人關于“李某某不夠成犯罪”的辯解成立,江蘇省人民檢察院的意見成立,并予以采納。
    并作出終審判決:
     ?。ㄒ唬?、撤銷某縣人民法院(2007)某刑初字第264號刑事判決書和江蘇省某市中級人民法院(2008)某刑二終字第0009號刑事裁定。
     ?。ǘ?、原審上訴人李某某無罪。


    版權所有:江蘇博事達律師事務所       未經本律所書面授權,請勿轉載、摘編或建立鏡像鏈接,否則視為侵權!
    地址:中國·南京·奧體大街68號國際研發總部園4A幢17樓    總機:025-82226685 傳真:025-82226696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蘇ICP備07026267號